術后疼痛“求醫無門”,有患者痛到抑郁!上海十院成立脊柱手術后疼痛微創診療中心

隨著人口老齡化日益加劇,以及長時間看手機等現代生活習慣的改變,脊柱疾病的發病率越來越高,部分患者術后殘留疼痛,嚴重影響生活。

為此,上海市第十人民醫院(同濟十院)骨科積極響應健康上海行動,精準對接人民群眾對美好健康生活的需要,提升服務能級,針對群眾“痛點”設立脊柱手術后疼痛微創診療中心,依托高水平多學科醫生協作團隊,最大限度解決患者疼痛。

據了解,這是國內首次設立高水平多學科緊密協作的脊柱手術后疼痛微創診療中心,于10月18日起正式開診。

5年3次手術,疼痛難忍逐漸抑郁

脊柱經一次或多次手術后,患者出現復發性或持續性腰部疼痛,伴或不伴上、下肢放射性疼痛,即可稱為脊柱手術后疼痛綜合征。

其主要表現為疼痛,主要部位多位于手術部位,嚴重者伴有上、下肢的疼痛,頸椎者也可表現為頭暈頭疼等癥狀。導致疼痛的原因錯綜復雜,既有患者本身的情緒、心理等,也有術后的護理及康復失當等。

5年前,62歲的陳老伯因為腰椎間盤突出苦不堪言,在當地醫院做了腰椎后路開放融合內固定手術,術后1月左右,就開始出現反復的腰痛伴右側臀部及下肢的疼痛,走路一瘸一拐,疼痛難忍。

雖然服用了各種止痛藥物,還進行了理療等保守治療,但效果都不太好。之后,陳老伯又兩次回醫院復查,兩次手術后,他的疼痛及跛行狀態還是沒有明顯好轉。

5年來,身體上的疼痛一直讓陳老伯情緒低落,甚至讓他出現了輕生念頭。

四處求醫后,他慕名來到十院骨科求診,脊柱外科賀石生教授團隊立刻聯合精神科對其進行入院疼痛及精神狀態評估,發現陳老伯已經處于中度抑郁狀態。

首先,醫生對他進行了藥物及心理干預,同時賀石生教授團隊完善各項檢查,請麻醉疼痛科、康復理療科、心理科、風濕免疫、內分泌骨代謝科等多學科會診,考慮患者為脊柱手術后疼痛綜合癥,同時處于抑郁狀態,予藥物、心理等干預治療的同時,給予患者脊髓電刺激療法。

經過系列治療后,陳老伯的術后疼痛明顯減輕,在進行相關康復治療后已經出院。

組建多學科診療中心,讓患者“求醫有門”

隨著人口老齡化日益加劇,以及長時間看手機等現代生活習慣的改變,脊柱疾病的發病率越來越高,脊柱手術也在逐年增長,且不斷呈現年輕化的發展趨勢。

中國醫師協會骨科醫師分會脊柱疼痛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同濟十院脊柱外科主任賀石生教授在接診過程中,就曾遇到過14歲、20歲等年輕的脊柱疾病患者。雖然大多數脊柱疾病患者手術取得了良好效果,但也有部分患者術后殘留疼痛,嚴重影響生活。

“大概5%-10%的患者有術后疼痛,有的還會因此出現焦慮、抑郁等心理問題。脊柱術后疼痛的診斷和處理比較復雜,往往不是單純一個學科可以處理好的,而需要外科、心理、鎮痛、康復理療、中醫等多學科共同治療,此前這在上海尚屬空白,所以患者常常會遇到‘求治無門’的情況。”賀石生教授介紹說。

脊柱手術后疼痛的病人生活質量不佳,又因求治無門而難以得到很好的治療。面對這些病人時,醫生也很無奈,沒有多學科協作的團隊,就無法對病人全面診療,達不到良好療效。

針對這一痛點和空白,上海市第十人民醫院聯合上海建工醫院,依托同濟大學醫學院脊柱疼痛醫學研究所,共同組建了上海十院-建工脊柱手術后疼痛微創一體化診療專科,專門針對脊柱手術后疼痛綜合征開展診斷和治療。

由脊柱外科、脊柱微創外科、麻醉疼痛科、康復理療科、心理科、風濕免疫、骨質代謝、神經內科、血管外科、中醫等多學科醫師組成了專家團隊,開展全面的檢查評估,緊緊圍繞脊柱手術后疼痛開展預防保健、康復理療、心理治療、藥物治療、微創介入、微創手術、開放手術等治療,從而最大限度地解除患者的疼痛。

中心門診時間

賀石生主任:特需門診周二上午及周四上午;

倪海鍵副主任醫師:專病門診周二上午;

顧廣飛醫生:專病門診周一及周三上午。

來源:周到上海       作者:潘文 石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