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麗人行”“蒲扇舞”收獲大批擁躉-這里,藏著你想看的爆款舞蹈

晨報記者 殷 茵

抖音播放量7.4億!2019年,舞蹈界的“網紅”非“麗人行”莫屬。

很多人不知道,這支網紅舞段正是出自此次第十二屆中國藝術節參評劇目、重慶市歌舞團民族舞劇《杜甫》的舞段。

該舞段在今年初的一場演出中被一名觀眾上傳到了抖音平臺上后,迅速走紅,甚至接二連三登上了微博和抖音的熱搜。

這并非是“麗人行”第一次走紅。其實,早在2017年初,“麗人行”就曾登陸過央視三套《舞蹈世界》,更在2018年刷爆了B站。

2018年熱播的網劇《唐磚》,更將這支舞蹈搬到線上,讓數以億計的網友欣賞到了“盈盈步履輕,裊裊舞娉婷”的婀娜舞姿。

日前,舞劇《杜甫》作為十二藝節的參評劇目登上了東方藝術中心的舞臺,很多粉絲提前“秒殺”搶票,為的正是現場一睹“麗人行”的風采。

“頭上何所有?翠微盍葉垂鬢唇。背后何所見?珠壓腰衱穩稱身。”1200多年前杜甫在“麗人行”中所描繪的盛唐女子,就這樣被“復刻”在觀眾面前。

身為舞劇的創作者,兩位80后女編導韓真和周莉亞也沒有想到,“麗人行”會一夜爆紅。

但其實,這對同時畢業于北京舞蹈學院編導系的“閨蜜”所攜手創編的舞段,總是自帶“熱搜體制”——同是十二藝節的舞臺上,開幕演出《永不消逝的電波》的97秒視頻宣傳片在微博上播放124萬次。

劇中,伴著《漁光曲》,舞者們置身上海弄堂的那段“蒲扇舞”,更是一次次刷爆朋友圈。

常常會有人好奇,這兩人在一起,為什么會總是蹦出那么多奇妙的“火花”?

在韓真看來,藝術呈現的成與敗,關鍵在于“極致”,“你面對任何一個題材,只要能做到極致,就會有截然不同的效果。”

為了表現詩中游春仕女“態濃意遠淑且真,肌理細膩骨肉勻”的“慵懶之態”和“散淡之情”,所有的舞者們排練了數月之久,甚至還要提前看唐代史料,聽百家講壇。在她們看來,“每一個時代都有屬于自己的美學表達,展現時代之美就是舞蹈的使命。通過一段極其優美的舞,觀眾就能理解、親近、記牢一臺劇。”

《永不消逝的電波》的演出結束后,李俠的飾演者、上海歌舞團首席舞者王佳俊也會在散場時,遇到苦苦等候的“迷妹”。這樣“流量明星”的待遇,即便是他在13年前,參加選秀節目《加油!好男兒》時,也沒有過的。

微博上,在舞劇《永不消逝的電波》的超級話題中,與網友互動,成了蘭芬的飾演者,上海歌舞團首席女演員朱潔靜最近的“必修課”。

“小眾”的舞蹈,因為社交網絡的出現,而以數以億計的能量,炸起一道驚雷。無處不在的新媒體與新科技,也正在悄悄改變舞臺藝術人的思維方式。

“麗人行”火了以后,舞劇出品方重慶市歌舞團主動“貢獻”了26個短視頻,甚至還請專業演員到戶外玩了一把“快閃”,僅這個視頻的全網點擊量就達到1.2億。

一時間,模仿、教學、尬舞等視頻在網絡上“野蠻”生長。更有甚者,還總結了舞蹈要領:轉身、順拐甩手四次、后蹬腿、360度甩頭、跺腳、起飛、環形甩頭……

善取傳統文化精髓的同時,精準擊中當下年輕人的興趣點,也許正是這些藝術節上的“網紅”破墻出“圈”的秘籍。

河北梆子現代戲《李保國》

晨報記者邱儷華報道 河北省河北梆子劇院演藝有限公司創作的大型河北梆子現代戲《李保國》,將于今明兩天在上海城市劇院與觀眾見面,昨天,主創在緊張的排練之余,接受了媒體的采訪。

《李保國》以河北農大教授李保國為原型創排,講述了他扎根太行山35年,讓140萬畝荒山披綠,10萬多農民脫貧,創造28項科研成果,推廣36項實用技術的故事,展示李保國生命進程中的人生軌跡和精神片段,深入挖掘李保國心系群眾、奮發作為、無私奉獻的情懷。

該劇歷經20余次修改,截至目前已演出170余場。在創作過程中,70多歲的編劇孫德民帶領創作團隊多次走進太行山,到李保國工作、生活過的地方實地采訪。

京劇《紅軍故事》

晨報記者邱儷華報道 國家京劇院的京劇《紅軍故事》將于5月27、28日在上海美琪大戲院與觀眾見面,昨天下午,主創與媒體見面。

現代京劇《紅軍故事》講述了“半截皮帶”“半條棉被”“軍需處長”三個長征時期的故事,于2018年1月底推進劇本創作,前后修改了十幾稿,2018年8月2日首演之后立即召開專家論證會,并不斷打磨。

該劇用有唱有做、有歌有舞的戲曲形式講好故事,把“皮帶”“棉被”作為舞臺支點來表達。

話劇《柳青》

晨報記者邱儷華報道 西安話劇院話劇《柳青》今明兩天將在上海外高橋文化藝術中心大劇場上演,昨天,主創與媒體見面。

該劇講述了作家柳青為了創作長篇小說《創業史》,放棄大城市優渥的生活條件,舉家搬遷到長安縣皇甫村,一住就是十四年的故事。在話劇《柳青》中,《創業史》里的人物和故事與皇甫村里的人物和故事、作家柳青與舞臺形象柳青奇妙地交融在一起,敘述方式的創新形成了強大的戲劇張力。

舞劇《唐卡》

晨報記者殷茵報道 昨晚,青海省演藝集團歌舞團民族舞劇《唐卡》亮相上海國際舞蹈中心。

舞劇《唐卡》用“前一世、又一世、這一世”三幕舞劇的形式,刻畫了主人公對唐卡的情,對藏族文化的愛。今年3至4月,主創團隊進行進一步修改提升,使得劇情設置和內容銜接更加緊湊流暢,人物形象更加鮮明豐滿,而劇中兩段女子舞——背飾舞與酥油燈舞,細膩柔美,一改以往藏族舞粗獷的風格。

來源:新聞晨報       作者:殷茵/邱儷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