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囡的電影江湖:理性、堅持與夢想

春節時,在美國洛杉磯工作的女電影人顧一敏回到在上海的家,并帶來了好消息:

她的電影又入圍了兩個享有盛譽的國際電影節的主競賽單元。

顧爸爸和顧媽媽都很高興,覺得這新年開門紅的意頭極好。

其實,這已經不是一敏第一次帶回這樣的榮譽。雖然剛剛從電影學院畢業不久,一敏作為一個電影人已然成績不斐。她關注自閉癥兒童的紀錄片《小宇的家》不僅曾入圍奧斯卡的學生單元,還收獲了包括2017洛杉磯片外片電影節最佳紀錄片、最佳環球視角獎,2018洛杉磯電影節最佳勵志短片,及2018柏林電影節(Berlin Motion Picture Festival) 最佳學生電影等大小獎項。她最新的作品,講述中外文化交流的故事片《英語課》,也得到了來自好萊塢獨立電影節、羅馬普利斯馬電影節、洛杉磯獨立電影節、路易斯安納國際電影節等電影盛會的青睞。

雖然一敏作為一個導演與一個剪輯的才能已經得到了美國業界的認可,但她其實出生于一個與電影毫不相關的家庭。在到美國學習電影之前,她也并非電影專業。那么,是什么培養了她的電影才能,讓她能夠在洛杉磯這個全球電影行業競爭最激烈的地方站穩腳跟呢?

一敏說,

她的成功在于把電影當一門語言學,而這成功與她的家庭教育是分不開的。

時間回到二十年前,一敏剛剛上小學的時候。七歲的小一敏做作業是出了名的慢,一筆一劃都寫得很用力,別人在晚上六七點能完成的作業她可以做到八九點。這時,顧爸爸大筆一揮讓一敏開始練字,不求寫得盡善盡美,只求寫得快。練字是為了快速完成作業,而快速完成作業是為了讓一敏有自己的時間。只要完成了作業,一敏要做什么顧爸爸顧媽媽從不干涉。受到在復旦大學教授大學語文的父親的影響,一敏的興趣就是讀書:童話、神話、推理、世界名著等等。在沒有Kindle和閱讀APP的年代,爸爸的書架成了她的私人圖書館。

雖然看似放養得不著痕跡,但其實顧爸爸并不是全無“心機”。閱讀能力與自學能力息息相關。學會閱讀對獨立鉆研語文、語文之外各科目乃至課外的愛好都提供了不可磨滅的助力。自學是一項技能,更是一種習慣。小學的時候,雖然只去了一次奧數課的培訓,靠著自己鉆研課題材料,一敏仍獲得了全國奧數比賽的三等獎。到了初中,一敏下定決心自學英語。于是拿來許多美國經典電影、電視劇,一句一句地摘抄、研讀,研究英語的語言習慣。在這樣的自我教育下,到美國之后,一敏已經能夠做寫作導師,輔導美國本土學生寫論文了。

但對于一敏來說,學習英語更大的收獲是讓她邂逅了另一門語言——電影。于是她的涉獵范圍從美國經典電影擴展到了法國、意大利、日本、韓國的藝術電影,并以研究英語語法的勁頭鉆研電影鏡頭。而這正應和了斯皮爾伯格學習電影的哲學。他曾在采訪中提到過,

要學電影就要多看電影,學習電影的語法。

而正是以此為信念苦心鉆研,在自己導演和剪輯的電影中熟練運用自己知識庫中的“語法”,遵循積累而成的電影語感,才使一敏有了在電影行業安身立命的自信。

隨著《流浪地球》等優秀電影的出現,中國的電影行業正在逐漸崛起。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和他們的家庭也萌發了電影的夢想,但要在電影行業生存并且為人認可并非易事,其中的蟄伏與孤獨常常被掩蓋在它光鮮亮麗的外表下。從一敏作為電影人的成長軌跡中可以看出,追尋電影夢想先要從個人的興趣出發,而這需要家庭培育的土壤,讓他們有空間獨立、自主地發展。


來源:周到上海       作者:周到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