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一千站 | 葉飛:從《F1速報》主編到經營卡丁車場,未來進軍賽車電競

這個周末,F1一千站就要在上海揭開大幕。興奮倒計時的日子里,我們請來了車迷們熟悉的朋友,F1評論員、前《F1速報》主編,也是卓飛體育總經理的葉飛,來跟我們分享他的F1故事。

如果沒有F1,你會在做什么?葉飛說,“我還是會跟交通系統打交道比較多,因為我這個人對道路橋梁比較感興趣,說實話喜歡F1也是從喜歡賽道開始的。”

這是1991年的澳大利亞站,一個驚艷的航拍鏡頭,俘獲了當時還在讀初中的葉飛。“那一站比賽在歷史上還是比較有名的,比賽因為大雨中斷,就跑了不到1/3。 阿德萊德站是個街道賽,看到那么小的車能在那么狹窄的街道上跑得那么快,看得還是比較激動的。”

“看了那個航拍之后,覺得這個比賽不得了,這個車不得了,車手也不得了, 就被吸引住了。接下來就有意識地找F1的資料,沒什么渠道,看《萬寶路體育世界》,萬寶路因為是邁凱倫車隊的贊助商,所以節目中總歸有一段邁凱倫的集錦,就在那時候結緣的。”所以葉飛說,他大學雖然學的是體育新聞專業,但工作最終還是會向“車”這方面靠。

創刊《F1速報》成為國內車迷的觀賽寶典

葉飛說,無論如何他最終是要跟賽道、賽車打交道的。

事實也是如此,2000年葉飛大學畢業之初,原本是在互聯網做新媒體人。后來有朋友找上門,說想投資做賽車雜志,知道他是專家,見面一聊一拍即合,2003年《賽車雜志》創刊了。葉飛擔任主編,招人、定內容框架……一通忙活。

轉眼2004年夏天,正好又有一個機會,可以跟日本的《F1速報》版權合作。《F1速報》創刊又是從人員招聘、內容框架一手策劃起來,葉飛深切地體會了“創業”的挑戰與成就感——15年前,他未必能想到,這份雜志將成為國內F1車迷的觀賽寶典,培養了大批F1忠實粉絲。


“花工夫最多的當然是內容,一開始很大一部分都依賴于日本《F1速報》的內容。但這本雜志會用相當一部分來介紹日本賽車、車手的情況,中國車迷未必感興趣,這就需要再加工,或者通過其他渠道補充資料。后來逐漸接觸到歐美的資訊,深度、廣度都更好一些,一點點摸索、加工。”葉飛回憶道。

2007年《F1速報》做出了一個重大決定:派記者去現場。

“這是雜志的第三階段,真正開始實施是2008年。派文字和攝影記者去現場,一年跑13站以上。因為國際汽聯規定,要單賽季采訪滿13站才給頒下賽季的全通證。當時國內雖然也有外派記者采訪F1某個分站的,但像我們這樣拿到全年證的,《F1速報》是第一家。

有記者在第一現場,就有原創內容了,《F1速報》也在這一階段走向鼎盛,成為國內最權威的F1賽車雜志。可惜后來媒體環境、尤其小眾紙媒環境惡化,雜志逐漸轉向線上,葉飛也在2013年離開,完成了個人職業生涯的轉型。

業務從卡丁車拓展到電競

“轉向哪里,開始想得挺多,但機緣就在兩年前。”2011年,《F1速報》辦了一個“上海市大學生卡丁車錦標賽”,影響力相當不錯,葉飛也因為賽事認識了很多業內人士,于是在2013年選擇人生方向的時候,他決定跟朋友合作,“在卡丁車行業搞一點名堂出來。”

然后,“卓飛體育”誕生,葉飛出任總經理。“當時,一方面是想培養一些人出來,另一方面是想在最基礎的產業鏈這塊有所發展。做著做著,又漸漸涉及到專門的年輕車手的培訓、經紀、包括海外對接的業務。簡而言之,就是從一個最基礎的點,延伸出去,然后把很多東西串了起來。于是,就做到車手培育的一條線上去了。”

葉飛在“夢想車手計劃”發布會上致辭

再然后,葉飛又發展到跟國內的一些產品、品牌合作,不是簡單通過贊助,而是通過產業合作幫助他們與國際的賽車連接起來。現在他在研究電競,賽車電競。

“無論是做雜志,還是做解說,我都偏向于研究F1商業運作方面的內容,喜歡研究得透一點。”或許就是這個“偏向”把葉飛帶到了賽車產業的經營領域。

“接觸F1最大的收獲,是找到了一個自己喜歡的東西,還可以把很多的想法融入到這個里面去。不管是當初做媒體,還是后來進入這個產業,都有機會在工作中去嘗試實現自己的想法,盡管過程很難。”

就像葉飛所說的那般,“喜歡F1,從賽道開始。”即便在實現自己想法的這條賽道上繼續前行,是個困難且緩慢的過程。但無論如何,既然遇見,他就會全力以赴。

來源:周到上海       作者:王嫣